必赢棋牌送给盗梦空间里现实的Cobb,人生如梦

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
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彼不知在世界的另一头,有一群人在梦中穿梭,必不知,也有人在为之挣扎。
比梦为蝶,那么人就是她爱上的花。
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又从第三层回到第二层第一层,与现实的嫁接,目眩神迷,创造出一个天马行空也令人难以忘怀的世界。
Nolan给了我们一场无法盗取的梦。
Cobb因其卓越的能力成为企业间谍中令人垂涎的对象,也让他失去了所爱的人,并成为一名国际逃犯。如今,科布有了一个赎罪的机会,一个最后的行动将给回他原本的生活,为了孩子,只要他能帮助齐藤完成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奠基(Inception)。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Cobb和他的团队的任务不是窃取思想,而是植入思想,要让一个大企业的继承人自愿解散公司。
在我看来,Nolan的梦旅还未解释就以“爱”为名画出了巨大的圆,从此找不到起点和终点。试想,假若梦足够真实,还有感官,人是无法得知自己在梦境中的,就如同片中年轻的继承者,并未过多怀疑过自己的处境,意识足够保护自身,却失去辨别环境的能力,假若梦足够真实,人是无法探知自己是否是在自己的梦境里的。
    然而,终究有差别。我们时常会发出“哎,这个场景好像在哪里发生过”“我貌似梦到过这个啊”的感慨,用惊讶和疑惑的语气,不太愿意承认这可能是错觉。此时我们能认定自己所在的是现实,而那似曾相识的是梦了——我们的意识在这里,表意识接受外界各种非主流的说法,但潜意识从未怀疑过自己的所在。
现实不比影片。不会总有很多花哨的设计夺人眼球,不会总有“There is a
train”的浪漫,更不会有掩饰的马赛克、切换的蒙太奇。无法逃避,不是走出影院,按下红叉就可以跳脱离开,你需要一分一秒,每分每秒孜孜不倦地走过,没有后悔药,只有前进;将来发生的都是你今天走过的每一步,一个个Inception。我们总称之,为自己负责。
梦不比现实。梦的效力在于她可以影响现实。如果考试前做了鸭蛋梦,那么惶惶不可终日的心情就会笼上心头;如果梦到妖孽美人如是春梦,自会发HC良久;我们会想:这些都是什么的预兆么?然,梦再复杂不过是增加了维度的莫比乌斯环,没有尽头的楼梯,现实仅一重世界,我们只拥有一隅,早复杂过整个宇宙。即便梦是人意识的反映,我们妄图控制她,现实的操控权却在自己手上,只要打开手心,命运就我在自己手里。只是梦,那么镜花水月,心中的明月永远只高在天上,低在水里;如若为之努力,加之汗水,这便不再是梦,而是梦想,足以让梦成为最真的现实。梦中不停的陀螺能让Moral放弃生命,也能让尼罗河之恋成真;能让门捷列夫写出元素周期表,能让笛卡尔画出坐标,能让凯库勒造出苯结构式。能让梦变成历史,成为奇迹。
我们总不能总保持含苞欲放的状态。或言现在种种意识流,在《盗梦》和我们本身面前,未免肤浅,大都在无病呻吟罢了。也不赞成“人生如梦”的说法,而更倾向于“梦如人生”——我们是开在自己梦里的花,也是时候努力在现实中绽放开来。
《穆赫兰道》上,当梦里的Rita和Betty来到那个名叫寂静的西班牙酒吧时,用的是最想变成的自己,以一朵花的姿态开到现实中去。

《Inception》,中文译名“盗梦空间”,这几年我看的难得一见的好电影。网上关于她的评论和解读很多,有些评论甚至为其中一层套一层的梦境做了详尽的解释。而影片结尾那个不知道倒没有倒下陀螺,在所有人心中留下了一个疑问,Cobb到底有没有回到现实,还是他以为的现实仍然只是梦境而已?
对于我来说,最打动我的,并不是其中精心构建的梦境与情节,也不是其中梦内梦外的心理学,而是这部电影在试图让我们每个人思考一个问题,我们现在所感受到的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吗,还是只是一场梦?
为什么会提这样一个看似无厘头的问题?因为梦有一个最重要也是最致命的特点,那就是只有醒来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刚才是在做梦。也就是说,在梦中的时候,我们都认为那是真实的。《Inception》中,Cobb有一个图腾,如果旋转的陀螺不会停下来,他就知道自己在梦中。但我们并没有电影里Cobb那么幸运,我们没有这样一个能够告诉我们是现实还是梦境的图腾。没有这个图腾,我也不知道我写下的这篇随笔,是不是在梦里写下的。
梦境还是现实?这是一个哲学问题,老祖宗们在几千年前就思考过。庄子说,“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庄子•齐物论》)到底是庄子做梦自己成了一只蝴蝶,还是蝴蝶做梦自己成了庄子?没有人能够回答,因为我们都在我们自认为的现实中生活着。
电影里,Cobb执意要从和妻子白头偕老的梦境里回到现实,甚至不惜向她的妻子植入想法,躺卧在火车驶来的铁轨上;回到Cobb认为的现实里,妻子Mal却坚信她生活的世界仍然是梦境,最终选择了从高楼跳下并且制造了是丈夫谋害的假象。而在我看来,无论是Cobb还是Mal,他们都太执着。我们谁也无法真正确定现在是现实还是梦境,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执着于现实还是梦境的争论呢?难道现实我们要认真,梦境我们就可以胡来么?是现实也好,是梦境也罢,好好的生活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人的一生短短几十载,有限的时间就应该追求幸福的生活,就算是梦,也要做一个好梦。
《金刚经》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梦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现实的一切都像梦一样,而梦里的一切又都像现实一般,人生如梦,梦如人生。不要执着,珍惜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