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感冒

虚拟世界是我最爱的一类科幻主题,当我在《科幻世界》杂志里浸淫了几年之后。所以可以想象当我偶然买了《MATRIX》的碟并看完之后,那种兴奋之情:我X,这不就是我要寻找的吗?!《MATRIX》我看了没有10遍也有5遍以上了。

哪个导演拍的?牛味!毒!大师!学习了!
近几年不断地复习老片,偶尔有新片引起关注,比如《返老还童》之类,《盗梦空间》是上线的商业电影中的难得的好片了。
好电影,有些是着眼于某一两个点,然后展开,让内心略有些触动,或会心一笑,或留一滴眼泪;有些是集N多元素于一身,《盗》显然是后者,于是大片范儿显著。总结下来,就是创意新颖,逻辑缜密,打斗精彩,爱情温馨,人物饱满,情节跌宕。
很有意思的是,如同当年看完MATRIX回来看影评时候一样,居然在影评里看到无数与建筑、几何、微积分、哲学、心理等关联的话题,惹我余兴高涨。虽然其实影片本身仅仅是影片,究竟和这些学术挂钩多少我看也不见得。
看这个片子的HIGH点在于,仿佛在玩一个战略类游戏,面子足一点的好像是《星际》或《帝国时代》,时髦点的,类似《植物大战僵尸》,复古点的,说像是《超级马力》都不为过。就是一关一关闯,打完终极BOSS再找路回来,最好路上捡点宝物什么的,再如同rpg一样穿插一些爱情故事,而且人物设定也是分工明确。通关完成的时候自然是酣畅淋漓。
我对类似真实和梦境分不清的题材一直都没有抵抗力,纵然此片有太多同类型片子的影子,《骇客帝国》、《禁闭岛》、《重生男人》、《阿凡达》……甚至风车被拿出来时我居然想到了《公民凯恩》的玫瑰花蕊……当然,电影本身就是种造梦运动,而庄周梦蝶式引致唯心唯物的哲学命题也一直都是吃饱了没事做的闲人们霸占世界学术界的一大话题。
片子进行至一半的时候,我就开始摇头,是真心佩服编剧兼导演的想象力,说梦简单,编童话容易,而把梦编得像现实一样有逻辑那得需要多少想象力啊。国内的好电影,最好不过就是纪实,把那些苦大仇深的题材放大,末了大家唉叹道啧啧真苦啊,俺们啥时候才能这么敢想敢干呢。
除了想象力,影片的节奏大约是引起我关注的另一因素,究竟这部片子造多少层梦才不致使观众审美疲劳,大家对柯南能不能变回成人已然不感兴趣了,无间道里唱道,谁知道永恒有多恐怖……前期任务铺垫要做多少,新的造梦师引进要占篇幅多少才开始正式的任务最好,任务里出现多少意外才够劲……曲折是关键,但无休止的曲折也终将引起疲劳。但《盗》的节奏足够好到high起,又放下。好片如美食,所有好的因素蕴含其间,让品尝者内心产生愉悦感,其所以然却无从说起。

而今天,总算把大名鼎鼎、闻名已久的《盗梦空间》看了。同样是关于虚拟世界的主题,也有人把它和《MATRIX》相比。我觉得《MATRIX》强在虚拟世界的广度,而本片特点则在虚拟世界的深度。而问题就在于,我对这个深度不太感冒。

片子的创意、想象力是毫无疑问的,它的前辈应该是《入侵脑细胞》之类的电影,只不过在此基础上做了更大胆的想象。但我对其所基于的“梦中造梦”却无法接受。而且,如此一个天马行空的想法,却又有“坠醒”、“药物”、“死亡即醒来”这样照顾大众理解力的东东(或者说是编剧的想象力所限,想了想其实MATRIX中也有),感觉又有点不搭调。看别人的影评,看到也有不少值得去嚼的细节,但我却没有什么兴趣了,没有什么兴趣去剥这一层层的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