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布鲁斯主演高分烧脑经典之作,柯勒律治之花

    电影里,詹姆斯·科尔总是在做同一个梦,机场大厅,一个持枪狂奔的长发男人,中枪倒地,一个金发女人抱住了他的头,旁边,一个小男孩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2035年,所有人都生活在地下苟且偷生,有暴力倾向的罪犯詹姆斯·科尔却坐时光穿梭机回到了20世纪,他被科学家选中去调查1996年那场让50亿人死亡的致命病毒。但鬼使神差,他到了1990年的巴尔的摩,被诊断为疯子,由精神病医生凯瑟琳·雪莉负责治疗。本来他的任务是找到与病毒有关的“12只猴子军”,改变未来,拯救地球,这没啥意思,尽管猴子领袖是疯疯癫癫的帅哥布拉德·皮特。但是他遇到了漂亮的女医生,这样故事就有看头了。
    我们的生命是向前的,忘情投入,也许是有一个目的,但不知找什么,我们会遇到什么。2035年,詹姆斯·科尔的生命突然向后转,在过去与未来之间,他来来往往。没有人相信他关于末世的预言,他来自暗无天日的未来,但是爱上了有天空、森林、溪流,有星星和新鲜空气的过去世界,他时刻记着21世纪的使命,却不经意投入到正在进行的生命中,寻找,逃亡,杀人,挟持的女医生渐渐变成了搭档,甚至,有了爱情。这有点《魔鬼终结者》的味道了。
    不过,泰瑞·吉廉姆可不是詹姆斯·卡梅伦,这个导演对英雄没兴趣。詹姆斯·科尔是为了赦罪证书才回来的,他生活在一团迷雾之中,不知道自己是谁,可能遇到什么,这让我想起了莫里亚诺的《暗店街》,一个人不断找他自己,但即便是找,也是被动的。这样的一个人,在21世纪是罪犯,在20世纪是疯子,我们却要靠他来拯救世界。等到詹姆斯·科尔第三次回到过去的时候,他终于崩溃了,他想自己也许真的是一个疯子,所有关于病毒和世界末日都不过是他的臆想,好在还有一点温暖,来自女医生的,从恐惧的人质到同命鸳鸯,这是仅存的了,他们决定放开一切,到夏威夷去,对一个永远生活在地下的人,有什么比蔚蓝的天空和大海更珍贵呢?
    他们易容,科尔戴上了长长的假发,雪莉把头发染成金色,他们到了飞机场,科尔看到了那个散布病毒的人,这是1996年,他记起了使命,他挥枪追了上去,警察却对他开枪了,梦中的一幕……那个旁边的小男孩原来是少年的科尔,他看着回到过去的自己死去,他要经历末日病毒的侵袭,躲在暗无天日的地下,成为罪犯,被派回过去……那是谁的死亡?
    我在2003年,看到我喜欢的布鲁斯·威利斯成了一个罪犯,在2035年和1996、1990年来来往往。这个晚上有点象做梦,我不知道自己生活在过去还是未来。我想到博尔萨斯提到的柯勒律治之花,一朵从未来带回的花朵,作为幻想与现实之间的一个念头,神奇,又有点恐怖。
    看完碟的第二天早晨,我在上班路上看到了很多迎春花,娇艳的小黄花热热闹闹挤在枝条上,让人心慌慌的,想浮起来,又沉下去,然后一点点融化了。我想说什么呢。我在罗嗦什么呢。
    詹姆斯·科尔回过去找12只猴子,他找到了,那不是他要找的。他还找到了新鲜的空气和水,也许还有爱情(也许算是爱情吧),那是他不曾想到的。昆德拉说,生命没有草稿,没有彩排,谁又知道什么样的选择是正确的呢?

中国古代有个哲学家叫庄子,他曾说过,“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梦醒后,庄周不知是他梦为蝴蝶,还是蝴蝶梦为庄周。有如霍金那样的科学家也无法解释我们是否生活在梦里还是真实存在?《十二猴子》烧脑之作,开始觉得看不懂,最后却被震惊,带着不同的角度,《十二猴子》会有不同的解读。

图片 1

《十二猴子》由布鲁斯·威利斯、玛德琳·斯托和布拉德·皮特主演,如果按照电影情节最直白来讲,电影就是为我们述说了公元前2035年的人类穿越到过去,寻找病毒样本并试图阻止十二猴子军投毒的故事。

图片 2

但是,如果从穿越者詹姆斯·科尔(布鲁斯
饰)本身来说,所有的一切或许真的仅仅是讲一个精神病患者的臆想和遭遇,比如科尔所在的未来,那些穿着白大褂所谓的“科学家们”,在面对审讯科尔的时候没有半点科学家的样子,有的更多是开导和引导,就像面对一个精神病患者。

图片 3

还有一点,在科尔采集资料所遇到的熊和狮子,很明显对应着过去世界商店里的熊标本和一些雕像。更多的暗示在于他采集完标本后用刷子清洗身躯,很明显对应着他刚进精神病院时的消毒沐浴。甚至到了“第三次穿越”开端,“科学家们”拷问他的时候,他认为不存在臆想。然而当镜头转换到“过去”,面对凯瑟琳·雪莉却一个劲地说他有分裂证,他是疯子,所有的一切都是臆想。

图片 4